返回
资讯 内容
+

国标出台内幕:系多部门妥协结果

2018-05-24 01:15

 

  近日,媒体爆出生鲜乳国标在关键时刻“一夜翻盘”,两项关键性指标修改。这个标准曾被质疑为“倒退年”。
 
  国家食品安全标准关乎每个人的生命健康,标准怎么制订,究竟谁会起到关键性作用?
 
  卫生部官员表示,国标制订是相互“妥协”的过程,其底线是保证“安全”。
 
  针对舆论的质疑,卫生部官员表示,主要问题不是公众对某一国标的关心,而是对整个食品安全的不信任。
 
  对于食品安全标准制订过程中不透明等质疑,卫生部表示会采取措施做到公开、公正、透明。
 
  “如果企业参与就等于绑架,这种话太幼稚了。”月日,卫生部一间会议室里,卫生部监督局食品安全标准处处长张旭东回应乳品标准被企业绑架时说。
 
  两天前,《人民日报》报道岁的西部乳业协会执行副会长魏荣禄,一直在为两年前的一场会议耿耿于怀:他不知道什么原因让协商一致的生鲜乳食品安全国标中的关键指标,在最后发布时发生颠覆性改变。
 
  报道一出,立即引来舆论关注。
 
  而这种对食品安全标准的质疑并非第一次。从年月份开始,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就屡被质疑“降低”、“企业绑架”和“暗箱操作”。质疑范围囊括乳品国标、速冻食品标准、食品添加剂标准等多个方面。
 
  据了解,自“三聚氰胺”事件后,食品安全就遭遇信任危机。
 
  有卫生部官员表示,目前主要的问题是消费者对新国标缺乏信任。
 
  对此,卫生部将采取措施,邀请消费者参与国标制订,并增加公示方法,广泛征求社会意见。
 
  生鲜乳标准“妥协”
  年,一场卫生部组织的十几名专家参与的小范围讨论会上,专家们对生鲜乳食品安全国标中关键指标达成一致意见:每克生乳菌落不超过万个、每百克生乳蛋白质不低于克。
 
  就在这份送审稿提交半年后,年月正式发布的生鲜乳国家食品安全标准,生鲜乳中这两项核心数据分别变为“万和克”。
 
  “这是颠覆性的改变。”月日,魏荣禄说,这一蛋白质指标,甚至比年定的克的标准还要低。
 
  多位卫生部食品安全标准审评委员会专家表示,生鲜乳国标是协调妥协的结果。而农业部在这一标准的制订上,起到决定性作用。
 
  月日,有参与该国标制订的专家透露,当时在对乳制品标准进行清理时,对是否制订生鲜乳安全标准就展开了激烈讨论。
 
  因为食品安全标准规定的是消费者能买到的产品,要保证食用安全。但生鲜乳是原料,不会流通到普通消费者手上(生鲜乳是指刚吸取未经任何处理的奶)。
 
  不过,农业部坚持认为,食品安全质量标准体系里面应包括生鲜乳,“这是考虑食品安全标准强制性强,有利于监督。”上述专家说。
 
  还有内部专家回忆,部与部之间争论不下,最后必然要有一方妥协。“当时乳制品标准已制定了两年半时间,如果一方不妥协,整套乳制品标准体系可能就出不来。”
 
  上述专家称,最后标准中选用的“”即是农业部提出来的。
 
  月日,张旭东坦言,生鲜乳标准制订时,他们和农业部讨论较多。
 
  张旭东说,“克”是经过“协商”,“左右衡量”的结果,采纳的是农业部门提供的行业基础数据。
 
  参与制订标准的专家说,卫生部这个标准出来后,等于把球踢给了农业部。
 
  生鲜乳菌落总数和蛋白质含量只关乎质量,而跟食品安全没关系,选择“克”的安全低限后,有关部门需重新制订质量标准。
 
  比如食品质量需增加分级,特级一级二级等。但食品安全标准是不能分级的,一级和二级必须都是一样安全。
 
  “国标是安全的底线,我们鼓励企业制订更高的标准。”张旭东说。[!]
  “国情”下的安全标准
  “说‘妥协’大家肯定不爱听,社会这么高的期望,会骂死你。”月下旬,一名曾多次参与标准制订工作的专家说。
 
  据其透露,制订食品安全国家标准时,除了保证安全之外,还要考虑经济、国际贸易、社会接受程度、宗教、文化、历史等因素。
 
  简单言之,要因“国情”而“妥协”。
 
  记者采访到的参与标准制订的专家都认为,“标准出来不能毁掉一个产业”。
 
  根据农业部提供的数据,如果标准把蛋白质指标提高到克,就会有一部分奶被销毁,但这部分奶并不影响安全。
 
  “奶农的命运也是我们必须考虑的。”张旭东说。
 
  据了解,年制订克标准时,基本都是国营农场。而目前中国奶业%都是散户养殖。
 
  散户养殖的奶牛生长条件比较恶劣。另外,随着麦麸、玉米、精饲料等农产品价格上涨,奶农们不会亏本养牛。
 
  中国农科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副所长王加启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精饲料投入不足影响奶蛋白含量,而现在生鲜乳平均蛋白质含量甚至比年时还低。
 
  几乎所有的专家都认为,如果标准影响食品供应,这就不是制订标准的初衷。
 
  一位制订标准的专家举例称,国家收购粮食时,是收购后再将不合格的粮食销毁。而涉及粮食的安全标准,指标的高低关乎国家粮食供应安全。
 
  “这也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政府的观点,在有的吃的情况下再谈安全”。
 
  这位专家说,“黄曲霉毒素”是一个比较明显的例子。谷物霉变产生这种霉菌,肝炎患者再受到这种毒素的攻击,患肝癌的几率会增大。
 
  “这也是被判了死刑的毒素,但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还会允许粮食中存在一定量,为什么不是零呢?”月日,一位食品安全评审委员会专家说,“若定到零,那会损失多少粮食?又会让多少人挨饿?”
 
  专家举例称,上世纪年代,波兰政府将花生中的黄曲霉毒素定为“不得检出”,那几年,波兰人几乎就不知道花生是什么味道。
 
  国际法典委员会作出风险评估,标准的改变,可能会减少多少肝癌患者,可能要销毁掉多少粮食等等。根据多方的衡量,最后给出“黄曲霉毒素”的指导限量值。
 
  而各国在这一毒素限量的制订上,也有高有低。
 
  “健康是需要有承受的,不是%的零风险。”这位要求匿名的专家说,消费者肯定希望越严越好,“但就像降房价一样,老百姓的期望和国家的承受能力总是有区别的。”
 
  上述评审委员会中的权威专家说,正是考虑国情、食品供应等因素,国标最终是由政府、行政部门进行风险评估来确定。

关键词
  • 相关资讯
  • 相关内容
暂无内容